罵社區書記“草包”被拘女子:警方上門通報,追責十餘民警

猛獁新聞

2021-05-29 15:50

字號
猛獁新聞5月29日消息,5月28日晚,猛獁新聞·東方今報記者獨家從微信罵社區支書“草包”被畢節警方銬走行拘的貴州女子任女士處獲悉,當日下午17時左右,貴州省畢節市相關人員上門向其通報了該事件的追責結果:包括畢節市公安局七星關分局局長、七星關公安分局洪山路派出所正副所長在內的10名左右的公安民警受到了相應的處分。其中,畢節市公安局七星關分局原局長因負有領導責任受到黨內嚴重警告,洪山路派出所正副所長則分別受到撤職和降級的處分。而涉事的社區劉支書仍在停職調查中。
任女士表示,該處分還是比較嚴肅的,她對該處分還是比較滿意的。
因罵社區支書“草包支書”被跨市銬走行拘,獲1000餘元國家賠償
2020年1月22日,貴州省貴陽市的任女士向猛獁新聞 猛獁新聞·東方今報記者反映,她在畢節市蘭苑花園小區居住時,因在該小區業主羣質疑業委會不召開業主大會便擅自讓新物業公司通過試用期的行為時,不滿社區支書劉某的“開不開業主大會,怎麼開是業委會的事”的迴應,就將該回應截屏發到業主們的一個維權羣裏,並在下面跟了一句“看這個草包支書是怎麼説的”。就因為這句話,劉某向畢節市公安局七星關分局洪山路派出所報了警。而洪山路派出所民警為此專程趕到貴陽市將任女士用手銬銬回畢節市,並將其行拘3日。在此過程中,警方存在着違法傳喚、違法使用手銬、虐待等問題。
1月25日,猛獁新聞·東方今報 以《貴州女子微信羣罵社區支書“草包支書”,被畢節警方跨市銬走行拘》為題獨家予以披露,該新聞也迅速登上熱搜。1月26日,畢節市公安局對外通報稱,經複議查明:任某在微信羣侮辱他人的行為存在,七星關分局洪山路派出所受案後多次通知任某到派出所配合處理,任某拒絕配合,七星關分局紅山路派出所遂進行異地傳喚。經審查,該傳喚程序違法,依法撤銷七星關分局對任某做出的行政處罰決定,並責令七星關分局依法處理後續相關事宜。案件涉及派出所所長及辦案民警已停職接受調查。文中提及支書劉某某,其前夫趙某系七星關分局民警,劉某某與趙某已於2014年7月10日離婚。對於是否存在辦關係案、人情案等違法違紀問題,七星關區紀委監委已經成立調查組介入調查,若涉及違法違紀問題,將依法依規嚴肅處理。
任女士向猛獁新聞·東方今報 記者透露,本報報道登上熱搜之後,畢節市警方才主動上門賠禮道歉,並承諾會從重從速處理,但需要給他們一點時間。2021年2月初,經過協商她拿到了精神損害賠償;3月底,她又拿到了國家賠償。根據2021年2月25日畢節市公安局七星關分局出具的行政賠償決定書顯示,在收到行政複議決定書後於1月27日派員專程前往任女士家中,向其本人當面賠禮道歉。按照2020年5月15日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國家2019年度日平均工資為346.75元,應賠償任女士被違法拘留和違法採取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強制措施5日的賠償金1733.75元。
但任女士的訴求是必須追責,要有一個完整的處理結果。2021年2月初,任女士曾告訴猛獁新聞·東方今報 記者,當時有相關領導曾專門找到她承諾,會有一大批相關人員受到相應的處分。
畢節警方上門通報10人左右受處分,任女士對結果還是比較滿意
靜等了近4個月,還是沒有等來任何追責結果。5月26日,任女士通過網絡平台發聲稱,自通報過後已經4個月了,但是畢節警方仍未給出處理結果。在此期間,她多次催促他們公佈處理結果,“然而4個月前是快了,現在,還是快了!”她覺得這起案件不會有後續處理了,自己也不抱任何希望了。該發聲再次引發輿論的關注。
5月28日晚,記者從任女士處獲悉,畢節市警方專程趕到貴陽市向其通報了對警方相關人員的處理結果。
任女士説,28日下午17時左右,畢節市公安局、畢節市公安局七星關分局和調查組等六七名工作人員專程趕到貴陽找到她,並帶她到一家酒店的會議室裏,向她通報了對警方相關人員的處分。畢節市公安局七星關分局新任局長郝局長就工作人員對其造成的傷害專門道了歉,並將對相關人員的處分向其做了宣讀,之後又讓她看了一遍相關處分的紅頭文件。在該文件中,她看到畢節市公安局七星關分局原局長周某因負有領導責任,被處以黨內嚴重警告,“他不是撤職,他還有其他職位”;七星關分局洪山派出所正、副所長楊某和張某被撤職和降三級。“被處分的有10人左右,基本都是民警方面的,包括區公安分局法制科的相關工作人員也被記了大過。”
任女士表示,她看到該文件上面蓋有紀委的章。她認為,該處分還是比較嚴肅的,她對該處分結果還是比較滿意的。同時她也表示,該處分結果是否對外公佈她並不清楚,“公佈不公佈對我來説無所謂了,反正這個結果給到我了”,“不向外通報的話也能理解”。
5月29日上午,洪山派出所一位工作人員説,該所正、副兩位所長楊某和張某現在已經沒在所裏上班了,局裏應該對他們進行處理了。至於對二人是否進行了撤職和降級處分,該工作人員表示,他對此並不清楚,具體情況需要詢問上級領導。畢節市公安局七星關分局辦公室一位工作人員説,該局新任局長郝局長是4月初才調過來的,原局長周局長3月底已調離公安工作崗位,至於他是否受到了黨內嚴重警告處分,他並不清楚,前幾天他一直在外工作,今天才來值班。至於分局對涉事人員的整個處置情況,目前應該還在紀委那邊,相關信息應該還沒傳達到辦公室,但辦公室主任應該知道,週一可與他們主任聯繫。記者隨後跟該分局紀委及畢節市公安局聯繫,但未能聯繫成功。
劉支書還處在停職調查中,其責任不好認定
任女士表示,紀委方面表示,劉支書還處在停職調查中,她的責任不好認定,她要報警的確是她個人的權利,他們在查她前夫趙某是否干涉了案件時,發現他的通話記錄和微信記錄都沒有跟辦案人員聯繫過。不過,任女士知道,趙某和劉支書雖然已經離婚了,但他們還住在一套房子的樓上樓下。劉支書報案後,她和前夫是否在家中對此事有過溝通,任女士表示“這個講不清楚”。但要給其處分的話也需要真憑實據。如果查不出來也沒有辦法,“這個方面我也蠻看得開的。”
“現在的話這件事情可以結束了。”任女士向猛獁新聞·東方今報記者表示,劉支書受不受到處分就隨他們便吧,能查出來就查出來,“我無所謂了”。
在28日中午,任女士在某網絡平台所發的“有些誤傳我澄清下”中曾提到,“劉支書不需要就報警的事道歉,但是她自己工作態度有沒有推諉不作為,她一屁股坐到物業、業委會那邊是不是跟那邊有什麼利益關係,以及劉支書有沒有利用她本人及前夫的關係對本次案件施加不正當影響,這個是需要紀委的迴應的!”
(原題為《罵社區書記“草包”女子稱獲官方上門通報:原區公安分局局長黨內嚴重警告,涉事派出所正副所長撤職並降級》)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柴敏懿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草包支書

相關推薦

評論(540)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户端下載

熱話題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